當電話這頭
病懨懨的我掉下眼淚
不爭氣的開始抽咽

電話那頭的他剛下班
馬上決定要開車過來陪我
只責問怎不早點讓他知道

眼淚
換了另一種心情

屬於他的
週末兩場球賽
已在驅車南下的那刻結束了
於其中
我默默認取了我還是比球賽重要的

生活
如是
一則輕柔的小品





全站熱搜

雀兒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